越临近出发,心里越忐忑:万一迷路怎么办?万一找不到住的地方怎么办?万一遇险怎么办?万一被骗怎么办?一边想着“悲惨!一名大陆女子赴台旅行遗失全部财物致流落街头”这种可怕的新闻标题,一边赶快把预订好的6个住处的入住日期、地址、电话等信息打印好,再附上各种保险单装订在一起,挂在我房间最醒目的地方,交代我妈,万一我的行程不顺利,这些她就用的上了。

这种毫无道理的谨慎心态一直延续到去机场。买了一大早七点多钟的机票,我六点多钟就已经办理好各种手续等在机场了。过了一会儿,同机的两位看上去六十岁左右的香港阿姨悠哉游哉坐到我身边。两人聊了一会儿天,拿着手里的两盒点心递给我:这是今早酒店早餐的点心,太早我们实在吃不下,送给你吧。

本来就绷紧的弦在脑子里“噔”地大响一声,怎么能随便吃陌生人的食物!我赶紧礼貌回绝:谢谢你们,但我已经吃过早餐了。

一位阿姨继续劝我收下:你是年轻人,多吃一点没问题的。

饥肠辘辘就等飞机餐的我继续谢绝:不用了,我真的很饱。

那位阿姨做了最后的努力说道:可是是很好吃的点心嗳。我再次拒绝之后,她们没有勉强,有点可惜地将点心扔进了垃圾箱。

真是两盒看上去很美味的点心啊!

机场人渐渐多起来,来了一家人送别将要远赴加拿大读书的女儿。这时我才知道,我们的班机抵达香港后,有人就抵家了,有人要像我旁边的两位阿姨和眼前这位女儿一样转机去加拿大,有人会和我一起转机去台湾,还有人去到其他地方,总之大家在香港分道扬镳。

想到香港,我赶紧掏出手机,给在“趴趴走”论坛上认识的香港人阿Ben发了一条信息:香港转机,下午抵达台北,哈哈!

阿Ben此时正在垦丁潜水,他有专业的潜水证,可以与潜伴独立下水,在垦丁玩的不亦乐乎。而我那时候还是个海边长大,但不会游泳的废物,好在现在我学会了。我和阿Ben整个台湾之行行程恰错开,我从台北出发沿西线南下的时候,他从最南边的垦丁一路去台北,再回香港,所以我们加起来把台湾绕了个圈,却没有见到。但这不妨碍我们后来在香港成为好朋友。

飞机终于要起飞,我早就插上耳机单曲循环起《岁月如歌》,准备伴着歌声高飞,循环到第十几遍我都快听吐了,我们终于冲上了云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